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视力保护色:
国有博物馆牵手文博企业,将在IP深度开发、交流展览、教育课程等方面开展合作
人民日报:博物馆 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日期:2018-02-12 浏览次数: 字号:[ ]

   日前,吉林省博物院与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在长春签订合作协议,计划在文创产品开发与销售、文化交流展览、社会教育活动组织等方面开展合作,全方位开发吉林省博物馆文化资源。

  此次双方的合作并不改变博物馆的国有性质,而是社会力量参与、助力国有博物馆开展运营,提升其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属于博物馆与文博企业合作的新探索。在此过程中,社会力量会为博物馆带来什么?能解决国有博物馆运营中的哪些问题?会在哪些方面提供更高质量的公共文化服务?

  提升社会服务的能力

  英国博物馆学家尼克·梅里曼曾说,长远来看,博物馆其实是一种大众媒介。而现代博物馆的定位也更倾向于通过对各种物质及非物质遗产进行收集、整理、保管、研究、展出,实现知识传播的非正规教育机构。国外博物馆每年要开发大批社会教育课程,国内博物馆课程现在才刚刚起步。

  以故宫为例,故宫一年要完成20万人次的教育课程,但仍远远满足不了现有需求。中国博物馆协会常务理事、天禹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沛然认为,“博物馆想要更多地为观众提供文化教育服务,也需要社会力量和社会机构的配合”。

  “新时代要求博物馆必须确立以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经营目标的新理念,以传播和服务为视角重新认识博物馆的定位、功能、使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表示,“要从传统的以收藏、保管、研究为中心转向以知识文化传播和公共服务为导向,增强为观众和社会服务的意识,提高为观众和社会服务的能力”。

  然而,国内大部分国有博物馆在转变定位过程中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我国的事业单位分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差额拨款事业单位、自收自支单位,国有博物馆基本属于全额拨款或差额拨款事业单位,长期依赖输血导致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一是体制运转渐渐固定化;二是工作人员缺乏运营意识,仍囿于收藏、科研、办展三大传统职能。

  “中规中矩时间长了,现在说要引进商业化运营模式,大多数博物馆不能接受,有质疑,有担心。”宋沛然认为,如何在博物馆的公益和商业两个属性间形成平衡是关键,“不应只想着用公益创造商业价值,而是用公益服务公益”。

  去年5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明确规定:“坚持和完善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宣传部门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分工负责、社会力量积极参与的工作体制和工作格局,形成推动文化建设的强大合力。”将社会力量视为工作体制和格局中的一环,这为社会力量参与国有博物馆运营提供了较好的政策环境。

  搭建更宽广的交流平台

  前几天,日本的一款建筑模型便笺纸火了。外表平淡无奇,但随着便笺一张张被撕下,屋顶、房檐、梁柱……藏在里面的清水寺建筑模型慢慢露出,美轮美奂。有网友表示:“我估计在买回家的路上就全撕光了。”而撕下的每张便笺,沿着上面的折痕折叠之后会出现人物剪影,合起来便是一名女孩变成母亲的故事,设计精心。这款产品引发了文博圈对文创产品的又一轮讨论和思考。

  “吉林省博物院的藏品很丰富,但专业的文创产品不多,远未形成体系。我们要利用这些文化和文物资源,对接社会机构,搭建合作平台,帮助博物院实现资源充分利用。”宋沛然说,“首先要做的就是帮助吉林省博物院进行文创产品的开发、经营”。

  除此之外,在文化交流展览活动方面,文博企业也同众多博物馆联系合作,推动形成领域内的协作开发模式。过去,博物馆间交流展览主要靠馆长个人联系,很难实现大范围互动。“从2016年开始,我们与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合作,成立中国博物馆展览交流平台。还与中国博物馆协会合作,搭建协会的展览交流服务平台。”天禹集团下属的北京国文展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银告诉记者,“将展览资源放到网上,搭设一个自主交换展览信息的免费平台,这是国内首创”。

  今年2月8日,天禹集团与意大利有关博物馆合作的庞贝主题展览将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开幕,并在西安、天津、武汉等地巡展。“国际对中国展览非常感兴趣,通过这一平台,我们也正在把中国博物馆的展览推向世界。”徐银说。2020年,他们还计划在美国亚洲艺术博物馆、意大利斗兽场博物馆、法国凡尔赛宫博物馆推出中国神话主题的文物展览。

  “要想实现转变职能,以商业反哺公益,就需要更多社会力量助力。”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教授严建强认为。一方面,博物馆利用固有的内容专业性、热点跟进及时性、衍生产品易用性,让文物活起来,进行知识文化传播,满足公民精神需求。另一方面,文博企业利用开发博物馆文化资源机会,在创造商业利润的同时,推动公共文化服务建设,实现企业价值。

  开发更有价值的文创产品

  虽然社会力量参与博物馆运营有现实发展的迫切性,但因缺乏可供借鉴的国内经验,前行依然不易。开发文创产品的博物馆为数不少,如故宫本身作为一大IP已为大众所接受,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国外一些商业机构,比如迪士尼的衍生品和IP开发,国内博物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迪士尼与国内博物馆不同,它有自己的故事和内容,开发后能变成衍生品。”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说,“一个好的IP必须有故事IP、形象IP、产品IP、企业IP的结合,这样贯穿下来才是真正的衍生品。现在包括故宫在内,大多是单纯的文创产品,而不是衍生产品。”在这方面,文博企业虽然比国有博物馆更有经验,但也处于摸索阶段,能否完成文创产品到衍生产品的升级,考验着双方的能力与魄力。

  而从馆藏文物的保护角度来看,如果博物馆让渡珍贵展品的经营权,会有很大风险,如果拒绝让渡,双方协作又难以深入。目前国家降低了博物馆经营权出让的门槛,但相关法律法规还未出台或未完善,博物馆的民营化市场可能会出现不小的风险。

  对此,严建强建议:“博物馆在选择合作对象时要严格审查,一定要保障展品的安全和机构组织活动的专业性,维护博物馆的权威和形象。”还可采取分区经营的策略,根据博物馆馆藏物的基本类型、重要程度、保存状况,分为重点保护区、协调保护区、经营开发区,对重点保护区内的文物,禁止进行任何形式的经营,仅用于科研与社会教育。

  在传播角度,关强提出,“要把博物馆学术研究的成果,藏品包含的丰富信息,乃至于博物馆工作的思想、精神和方法等转化为易于获取、便于定制、内容精准的文化产品和服务”,通过网络和移动终端、新媒体和融媒体、电视、报刊、各类公共场所设施等源源不断地发送到广大人民群众和其他需求方手里,使利用博物馆的传播和服务成为现代社会生活的方式、文化和价值观,深入社会运转的各个层面。

  (人民日报记者  史一棋    王莹参与采访    《人民日报》2018年01月31日 12版)


责任编辑:王征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