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物要闻
视力保护色: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在京举行 公布2018年六大考古新发现
日期:2019-01-11 浏览次数: 字号:[ ]

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论坛揭晓了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的6个入选项目,分别为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四川渠县城坝遗址、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公布了6个入围项目,分别为西藏申扎县尼阿底旧石器时代遗址、山西襄汾县陶寺北两周墓地、甘肃宁县石家东周墓地、新疆奇台县石城子遗址、江苏张家港市黄泗浦遗址、医巫闾山辽代帝陵;还发布了1项国外考古新发现,即洪都拉斯玛雅文明科潘遗址8N-11号贵族居址。


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华南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典型洞穴遗址

青塘遗址包括黄门岩1至4号洞穴、狮头岩、朱屋岩、吊珠岩及仙佛岩等多处洞穴地点,是华南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典型洞穴遗址。

2016年至2018年,通过三年考古工作,在青塘遗址发现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连续的地层堆积,清理出墓葬、火塘等多处重要遗迹,出土古人类化石、石器、陶器、蚌器、骨角器、动物骨骼化石及植物遗存等各类标本一万余件。

青塘遗址展现了华南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的聚落形态特征,全面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以来现代人行为复杂化发展的新阶段及社会复杂程度,系统再现了中国南方从狩猎采集社会向早期农业社会过渡的历史进程。

黄门岩1号洞穴地点

打制石器


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改变了屈家岭文化只见城址不见大型墓葬的现状

城河遗址位于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后港镇,2012年开始,考古队员对遗址进行了发掘,确认该遗址为屈家岭文化晚期至石家河文化早期的重要城址。

对城河城址的数次发掘,发现城垣、人工水系、大型建筑、祭祀遗存等重要遗迹,从内部聚落形态的角度揭示了屈家岭社会的发展。北城垣外侧发现的王家塝墓地,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屈家岭文化墓地,改变了屈家岭文化只见城址不见大型墓葬的现状。

城垣、居址、墓地三位一体的系统发掘,为长江中游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提供了更全面的信息。这些墓葬棺具明确、葬俗独特、随葬品丰富、等级明显,清楚表明屈家岭社会形成了完备而独具特色的墓葬礼仪,与同时期海岱地区和长江下游的史前社会达到了同样的社会发展程度。

王家塝墓地墓葬分布

M4出土陶器


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发现规模宏大的夯土台基和划有序的高层级院落

芦山峁遗址位于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双田村,经过调查、钻探,确认遗址面积超过200万平方米,发现的遗迹有白灰面夯土墙体房址、灰坑、墓葬等,超过300处。

该遗址最重要的发现是,在遗址核心区——“大山梁”的顶部经钻探确认了至少四座大型夯土台基,由北向南依次为寨子峁、小营盘梁、二营盘梁、大营盘梁。每座台基之上坐落着规划有序的围墙院落和建筑群,相当于四座相对独立而联系密切的小型夯土台城。

在遗址内发现的大量精美玉礼器、中国最早的一批板瓦、筒瓦,加之规划有序的高层级院落、宏大的夯土台基工程,这些共同构成该遗址作为区域核心聚落的标志性要素,具备了早期文明的基本特征,对于研究史前中国区域社会复杂化、文明起源及“早期中国”的形成等课题具有重要价值。

芦山峁遗址地貌与发掘区远景(北→南)

芦山峁遗址大营盘梁台地上的三座院落


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填补芮国后期历史的空白

刘家洼遗址位于陕西澄城县王庄镇,2016年底发现有墓葬被盗,经申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对遗址进行勘探和抢救性发掘获。

在遗址东区中部位置,调查和勘探发现有一面积10余万平方米城址。在城址内采集到陶鬲、盆、罐、豆、三足瓮等春秋时期陶器残片,此外还有一块陶范。勘探发现有大量灰坑和板瓦等建筑材料堆积,属重要建筑所在,应是高等级人群居住区。城址区外围为一般居址区和墓葬区。

勘探发现墓葬共4处150余座,大墓和部分中型墓虽遭严重盗掘,但仍发掘清理出大量青铜器以及金器、玉器、铁器、陶器和漆木器等珍贵遗物。通过对出土遗物的形制、纹饰等分析,推断遗址的时代属春秋早期。填补了芮国后期历史的空白,也提供了周王室大臣采邑向东周诸侯国发展演变的典型个案。

刘家洼遗址分布示意图

大墓M2随葬铜鼎


四川渠县城坝遗址:川东地区现存历史最早、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古城遗址

城坝遗址位于四川省达州市渠县土溪镇,遗址面积567万平方米,是川东地区目前尚存的历史最早、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古城遗址。

经过连续五年系统性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清理墓葬、水井、灰坑、城墙、城门、房址等各类遗迹438处,出土大量战国晚期至魏晋时期遗物。基本厘清了城坝遗址各个区域的功能分区,即由城址区、津关区、一般聚落区、窑址区、墓葬区、水井区等部分组成,并初步构建了遗址自战国晚期至魏晋时期年代序列。

城坝遗址所处的川东北地区,乃水陆要冲之地,先秦时期以来,这里是多种文化的接触地带,长期存在政治、军事上的交接攻伐,在物质文化方面表现出多种文化杂糅的特质。这些发现为进一步探讨秦汉帝国对西南地区的经营及其地方行政制度建设提供了重要材料。

城坝遗址全景

城内建筑及街道


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

太子城遗址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四台嘴乡太子城奥运村,经勘探与发掘,确认该遗址为一座平面呈长方形的城址。

城址南北400米,东西350米,总面积约14万平方米。现东、西、南三面城墙存有地基,墙外有护城河。出土遗物以各类泥质灰陶砖瓦、鸱吻、迦陵频伽、凤鸟、脊兽等建筑构件为主。其中青砖上多戳印“内”“宫”“官”字,部分定窑白瓷上刻有“尚食局”款。

太子城遗址是第一处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城址双重城垣、南北轴线、前朝后寝的布局方式对金代捺钵制度、行宫的选址与营造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太子城勘探、发掘总平面图

刻“天字三尺”鸱吻


洪都拉斯玛雅文明科潘遗址8N-11号贵族居址:逐步厘清贵族院落的发展演变过程

科潘是玛雅文明著名王国。科潘遗址是王国的都城所在,位于洪都拉斯科潘省科潘墟镇。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科潘考古队,开始对科潘遗址贵族居住区拉斯塞布勒图拉斯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这是中国考古学家在中美地区开展的第一个学术研究项目。

目前已经完成对地表建筑的全面揭露,并完成了对北侧建筑与西侧建筑北部和中部的系统隧道式发掘。逐步厘清贵族院落的发展演变过程;发现的24座墓葬中出土了精美的玉饰。近四年的发掘为深入认识科潘城邦的社会结构、贵族与王室的关系、社会变革及其衰落等提供了新材料。

遗址全景(上为北)

西侧北部建筑龙头神鸟的头部

(整理/郭晓蓉 供图/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杂志社)

责任编辑:郭晓蓉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