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视力保护色:
人民日报:八闽红色文物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日期:2019-07-13 浏览次数: 字号:[ ]

福建永安吉山抗战文化遗址群。    罗联永摄


(一)

  古田,“古垦之田”。福建有两个古田,一县一镇,一东一西,如果说宁德古田县弥漫着令人遐想的乡土味道,那么上杭县古田镇则有着荣耀的光辉。

  1929年隆冬,漫天飞雪飘落在古田镇溪背村廖氏宗祠改造而成的曙光小学青砖绿瓦上,毛泽东、朱德、陈毅在这里点燃了一堆堆篝火,点燃了古田会议的胜利之光,点燃了中国革命的希望之光。2014年,明朗的古田山乡晴空万里,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古田成为人民军队整装再出发的时代地标。

  从2003年开始,龙岩市委市政府开始了古田会议旧址保护利用工程,对除了古田会议会址外的革命旧址进行产权收购、修缮保护和环境整治,按国保单位的标准对这些文物保护单位进行设计维修,同时,把这些旧址联合成群,成功申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使古田会议旧址群成为有机整体和整齐方阵。

  古田红色旅游初兴时,龙岩市还断然否决了让会址“面貌一新”的现代喷泉广场方案。一度摊点林立的古田会议会址周边历经艰辛整顿治理,终于还清静于会址,归肃然于历史。古田会议纪念馆则在“生态办馆、简朴办展”的全新观念引领下,在全国革命类专题博物馆中独树一帜,脱颖而出。

  今日身临古田其境,会址本体依然默默沉浸在历史记忆中。会址周边,稻浪翻波,映日荷花,更有油菜花开分外香。古田,成为一个无形而强大的磁场,吸引着全国的参观者。

古田会议会址。郑献兴摄  

(二)

  地处中国东南一隅的福建,面山而立,向海而生,文化多元,文物丰富,全省已登记33251处不可移动文物,现有3处世界文化遗产、4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福建更是一块光荣的红色土地,整个福建都是老区,闽西和江西赣州的一部分是中央苏区。光辉革命斗争的峥嵘岁月为福建积淀了底蕴深厚的红色文化遗产,形成了丰富多样的革命文物资源。据现有调查统计,福建全省拥有革命文物1832处(点),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55处(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19处。在《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第一批)》中,确定福建全省45个(不含重复)县区纳入原中央苏区片区、海陆丰片区、闽浙赣片区分县名单,名列全国前茅。

  三明与龙岩接壤,二者合并为地域概念上完整的闽西,也是福建的客家聚集区。龙岩的长汀与三明的宁化历史上同属汀州府,比邻而居,比肩而行,恰似若隐若现般的客家双星。斯诺《西行漫记》记载毛泽东同志的讲述,二万五千里长征“从福建的最远的地方开始,一直到遥远的陕西北道路的尽头为止。”长汀、宁化正是那个“福建最远的地方”,与江西瑞金、于都同为长征的4个出发地,长征中绝命后卫浴血湘江的红34师官兵主要来源也是长汀与宁化。1929年3月,毛泽东同志率红四军首次入闽,打下长汀城,筹款5万大洋,第一次统一了红四军军装,又在辛耕别墅擘画了中央苏区的宏伟蓝图。不到一年后的1930年1月,毛泽东同志率领红四军转战江西,途中挥笔写下了《如梦令·元旦》,让宁化跃然于脍炙人口的光辉词篇:“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

  宁化,画坛“扬州八怪”之黄慎、书法“南伊北邓”之伊秉绶等文化名人的故里,在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热潮中,沉淀了许久的客家精神如火山迸发,熔铸为革命热情,在中央苏区建设发展过程中,它不仅为苏区常年提供着“千担纸,万担粮”等有力的后勤保障,而且为革命输送了兵源,妻送郎、父送子、一家兄弟齐上阵的场景司空见惯,宁化全县13.7万人,1.3万人投身于革命洪流。

  宁化革命纪念博物馆有一件珍贵文物当属镇馆之宝,那是全国唯一完整的一本《中国工农红军军用号谱》,宁化县泉上镇老红军罗广茂在土地革命战争年代使用并保存下来,他当年就是按此谱吹出红军的“密电码”。“人在,号谱就在”,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生命。可惜,罗广茂1934年作战负伤四处藏匿,颠沛流离中军号谱不知去向,到处寻找而无果,整日心事重重,直到40多年后,罗广茂在拆建家中谷仓时,意外发现了被油纸包裹的军号谱,他霎时泪流满面,失声痛哭。这本《军用号谱》和它背后的故事,记录着忠诚、牺牲和信仰。红色故事组歌《军号嘹亮》和电影《我的军号》讲述的都是这个故事,让观众心绪难平。

  

(三)

  红军标语曾被称为“第二武器”,对于今天的学者而言,它是解读光辉历史的密码,再现峥嵘岁月的光盘,弥足珍贵。这些红色资源和文化遗产遍布八闽大地,闽西为甚,其中永安一地红军标语在全国罕见,仅马洪村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发现的红军标语、漫画和留言条多达200多条,被称为“红军标语的博物馆”。

  抗日战争时期,烽火连天,思想文化界人士云集永安,使默默无闻的山城永安名噪一时,成为福建战时的省会长达七年半之久,也因荟萃中国东南半壁的文化名士而声名鹊起。彼时,永安一城,出版社近30家、印刷所达20家、书店17家、报纸12种、期刊130种、专著800多种,新闻通讯机构4家,还有文化学术团体40余个、艺术剧团10多个,郭沫若、马寅初、巴金等100多位著名作家、学者在永安进步刊物发表过作品。数十年光阴飞逝,永安的抗战遗址依然如故,真实而有序地集中在永安城区西南郊5公里处的吉山村。为更好保护利用革命旧址,永安在培育文物安全志愿者方面探索出了成功的道路。2019年,国家文物局在陕西、福建两省率先开展“中国文物安全志愿者行动”试点工作,永安市榜上有名。

  革命文物保护利用是全社会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大合唱。今年1月,《福建省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实施意见》《福建省文物建筑认养管理规定》相继出台,社会参与文物保护的积极性和热情度不断高涨,长汀的革命旧址星罗棋布,单单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有辛耕别墅、福音医院等6处。长汀群众以红色革命历史为荣,成立了30多个民间保护者协会,一址一会,有的放矢,协助文物部门进行日常管理、安全检查,筹集民间资金、组织志愿者参与文物保护。

  

(四)

  汀州有个试院赫赫有名,是纪晓岚来汀州的督考之所,土地革命时期,福建省苏维埃政府选址设在了汀州试院。1935年春,留在中央苏区的瞿秋白经长汀水口小迳村时,遭国民党军包围而不幸被捕,被囚于汀州试院,同年6月18日,他从这里经过中山公园凉亭,从容走向刑场,英勇就义于罗汉岭。从囚室到罗汉岭的500米是他36岁人生的缩影与最后归程,他昂首挺胸,神态自若,唱着熟悉的俄文国际歌,仿如闲庭信步。行至罗汉岭下,他端坐于花香鸟语中,微笑着说:“此地甚好!”而后慷慨就义。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1953年,瞿秋白就义地罗汉岭立起了纪念碑,1987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福建革命文物资源丰富,但常处在荒郊野岭人不知,文物部门经过广泛深入细致工作,基本调查摸清了家底,如组织力量对中央苏区红色秘密交通线(福建段)、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福建区域)、中央苏区红军标语、永安抗战文化旧址、武夷山张山头红军墓群等不太为人们所熟知的革命旧址进行全面系统调查研究,并进行登记造册,开展重点申报保护。2016年,福建省委宣传部牵头制定《福建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实施方案》成为一个新的里程碑。现在,古田会议纪念馆、瞿秋白纪念碑、松毛岭战役战地旧址等红色场馆和基地观众络绎不绝,中央红色交通线旧址群、永定信用社旧址等革命旧址得到维修保护并开展复原陈列,革命旧址文物、珍贵文献资料、纪念场馆等烙刻着初心与使命的遗存,日渐鲜活地回归到人们的视野。

  将理想信念的火种、红色传统的基因一代代传下去,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血脉永续,这是革命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的核心要义和时代使命。对于红色文化资源,我们既要注重有形遗产的保护,又要注重无形遗产的传承,大力弘扬红色传统。只有让文化遗产“活”起来,让文物说话,让历史发声,才能让红色文化绽放灿烂光彩。(傅柒生,作者为福建省文物局局长、研究员)

(《 人民日报 》2019年07月13日05版)

责任编辑:王征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