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物要闻
视力保护色:
四川联合遗址考古取得重要收获
日期:2020-08-01 浏览次数: 字号:[ ]

  为配合天府大道北延线(德阳段)的建设施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德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广汉市文物管理所于2019年10月至2020年6月对联合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

  联合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新平镇(现南丰镇)联合村1组,地处鸭子河北岸约1.5公里处,南距三星堆古城遗址约8公里。在早期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考古队员共发现5处新石器时代至商周时期遗址、1处汉代遗址、1处宋代遗址、7处汉宋时期墓地以及27处零星遗存点,遗存面积超过114970平方米。联合遗址与三星堆遗址同处沱江支流鸭子河流域,本次考古发掘发现了极其丰富的新石器、商周、秦汉、魏晋、唐宋和明清时期的遗存,揭露各个时期的灰坑、墓葬、窑址等遗迹数以千计,同时出土了大量的陶器、瓷器、石器等。

联合遗址航拍图

出土器物——龙凤纹盘

出土器物——“大富贵”铭文瓦当

  联合遗址的新石器遗存包含了早于宝墩文化的因素,陶器以泥质陶为主,夹砂陶也有一定数量,绳纹占绝大多数,其余为附加堆纹。石器有磨制石斧、锛等,也有一定数量的小石器(细石器)。无论器类还是陶质、陶色和纹饰风格,都与桂圆桥遗址和宝墩文化有较大的差异,而与岷江上游以姜维城、营盘山遗址为代表的新石器文化有更大的相似度。

  联合遗址同样发现了丰富的三星堆一期遗存,主要以灰坑遗迹为主,夹砂陶占绝大多数,器形主要有折沿粗绳纹花边口罐、镂空圈足豆、高圈足盘、圈足器、泥质敛口罐等,夹砂陶罐口沿压印绳纹呈花边口状是比较典型的风格,器身多饰粗绳纹、平行线划纹、齿状附加堆纹、凸棱纹等,与三星堆文化的发展序列紧密衔接。

  三星堆主体文化因素在联合遗址最为丰富,出土和复原了大量的高柄豆、镂空圈足豆(盘)、小平底罐、器盖(杯状、鸡冠状、八字形、宝塔状)、直口缸、厚唇敛口罐、簋形器、圈足罐、觚形器、瓶状杯、小底尊形壶、字母口壶、带耳壶、纺轮等,这一时期高柄豆、小平底罐、圈足豆、器盖等最为盛行。其中出土的泥塑陶猪尤其值得称道,形象呆萌可爱,栩栩生动,堪称一绝;出土的阴线刻龙凤纹盘,生动形象,则是这一时期罕见的精品之作。石器包括大量的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打制的以盘状石器最多,有的十几件集中出现,磨制石器则更为丰富,有大量的石璧、石斧、锛、凿等,也有少量的牙璋出土。

  汉代遗存以灰坑和沟为主,多瓦砾堆积,出土器物有釜、罐、盆、钵、纺轮和“大富吉”铭文瓦当等。唐宋时期则以墓葬为主,多砖室墓,大部分为二次骨灰葬,有双室、三室合葬墓,另有小部分瓮棺葬。出土器物主要有双耳罐、四系、六系盘口罐、盆、瓮、双耳小杯、铜镜和开元通宝铜钱(个别伴出五铢钱)等。

  联合遗址涵盖了近5000年来连续不间断的区域发展史,堪称成都平原通史型遗址,对于探讨古蜀国京畿地区的政治、经济结构体系具有重要意义,对于揭示区域考古学文化面貌和建立完整的区域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也具有相当重要意义。

  目前考古发掘工作仍在进行中。 (辛中华)

责任编辑:赵昀
打印】 【关闭